カテゴリ:mind( 41 )
颓废
一位朋友写的...



在这样一个充满欲望和激情的时代,同样更为空洞和阴郁,我们面对着更多的消失与告别。
我急切地去抓住一些东西,慰籍我的心。
今晚又再次失眠,习惯性的去打开电脑。网络对于我来说是可以沉沦,解脱孤独感的地方,我有所依赖。
又是她的电邮,我和她认识时间不长,但总有故人的感觉,她也说也许上个世纪我们是情侣。按我以往的性格,对于这种话我只会一笑置之,但那一刻,我却信以为真。
我们没有见过面,她在很遥远的城市,也许一生也无法见面。但是却在网上邂逅。
暑假因为那快要将我融化的太阳与那闷湿使我快要窒息的空气,逼的我无法踏出家门一步,所以我不停的在网上游荡。
我喜欢那个神秘的地方,可以把自己隐匿在阴暗中。
今晚我们聊了很多,她告诉我她是一个不自由但渴望自由却害怕孤单的女孩。父母对她的溺爱使她不得不抛弃一切去回报他们,包括她一直信仰的真爱……她渴望找到一份至爱,一份永恒,但父母之命不可违,父母一直为她寻觅自认为可以让她托付终生的人,用关心和溺爱去束缚她。听到这里突然觉得有些伤感,不知道是觉得她可怜她,还是自己那份隐约的情感突然之间也被束缚了。
她一直说想听我的声音,没有约定时间,只有一个电话号码。
午夜觉得很空虚,拨通号码,接听的是她本人,很甜很爽朗的声音,不像是一个寂寞空虚的灵魂。她说她就觉得是我。我说是吗?电话两头彼此笑开,感觉很好,很熟悉,很温心!
从此我们变成诉说与倾听的关系,产生了情感的寄托与依赖。
她经常很情绪化反复地诉说着内心的矛盾,我默默地倾听,不给予任何意见,因为我明白有些事我们无能为力,就像我是一个从来不相信任何网恋的人,却依赖着她,明知道是一个温柔的陷阱,却义无返顾的冲了过去,无法自拔。
今晚她告诉我,她的父母带她去赴约,电话可以放假一晚。
午夜的天空真的很黑,很寂静,没有边际,好像可以把所有的东西吞噬掉。
我走进SEVEN,认识她之前常去光顾的酒吧。一些熟悉与陌生的面孔在狭小的舞池中激情的尖叫着。习惯性的要了一杯柠檬水。过了午夜1点,DJ开始换片:
DO YOU HEAR WHAT I AM SAYING
I AM WAITING FOR YOU
AND
YOU LET ME DOWN……
[PR]
by narcissus_b | 2004-12-04 17:49 | mind